破旧的凯美瑞在新藏线上飞驰,离开叶尔羌越来越远,海拔逐渐升高。空气稀薄加旅途劳顿,以及窗外风景的高度相似,让人的记性越来越差,需要靠在旅行中不断拍摄视频,才能完整地串起途中经过的地方。随着高反越来越严重,这也逐渐变成徒劳——透过手机镜头能捕捉到的不过是相同的景象,天空、高山、湖泊、戈壁,所有细节都转瞬即逝。

4月底的南疆行,前后只在喀什待了两天。此行主要目的地是打卡班公措,弥补7年前穿越阿里大北线时,在阿里最西端留下的遗憾。此外,还会经中巴友谊公路翻过昆仑山脉西段,到塔什库尔干县城。铁脚走昆仑,此翻四次穿越昆仑山脉,在祖国西南边疆完成了一桩心愿。

南疆全程路线图

继续阅读

从深圳到喀什的飞机要经停乌鲁木齐,清早从宝安机场起飞,迷迷糊糊看到窗外珠江入海口碧蓝的江水映着蓝天;天山北麓,雪山连绵不绝,离开乌鲁木齐不久,周围都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黄土地,偶尔有光秃秃的山峰。

8小时的旅程里,断断续续看了些关于喀什的文字,有的把它写成充满异域风情的秘境,有的些许偏激,有的流连于维族姑娘,有的只管专情美食。饮食、建筑、服装、习俗,这一切多元化的因素在这里交融,皆因为这是祖国最西端的一片土地。我从来没认识过一个来自南疆的朋友,这一切模糊的印象,都只能等接下来几天去揭秘。

喀什,老城

继续阅读

一年前,在即将离开北京之前去了趟青岛。青岛离北京的距离不远不近,远得不像适合周末说走就走的城市,近嘛却又要耗费半天时间在路上。有种感觉,应该是近些年最后一次有机会用短假期去青岛了,回深圳后整个北方的旅行(地理上真正的北方)都将变得遥远而珍贵。

开着车在高速上走着,七年前曾在冬天去过青岛,那时候老城里的路面多还没翻新,海军博物馆还很破败,而这一次又是初春未到的时候。出了河北,从黄河两岸起慢慢能看到一点绿色。到了青岛,住宿订在海洋大学鱼山校区里,青岛的夜生活比北京要长的多,9点过后的啤酒街里许多食店还很热闹,几盆蛤蜊就着几杯青岛啤酒下肚,美食的热情一下就洗刷了五小时车程的疲累。更何况,在北京城里的也是没有这样的夜生活的。

从鱼山校园走到海边全是下山路,兜兜转转了一小会,初春依然会让人感到寒冷,夜晚温度不到 10 度,混着湿冷的海风,穿着大衣才能舒适——但对于习惯了湿冷的南方人,这种感觉很是熟悉且喜欢。

晚上清冷的小鱼山容易让人迷路,白天的校园里不宽的校道却两侧停满了车。小时候一直住在学校里,到后来离开家去上大学,一直在学校里生活了 20 年。校园里没有各种喜茶、星巴克,但校门口的小卖部里的五羊雪糕也没怎么涨价;没有恒温的泳池,但球场里总是有青春昂扬的学生和往来锻炼的居民。工作后断断续续回家小住,再没有机会在家里呆超过一周了,越来越体会到校园是无论何时都可以好好住下来的地方。

小鱼山附近知名的咖啡馆很多,有些在大学往海边的路上,有些在教堂附近,大多都是意式、手冲和各种甜点混合经营。旅游淡季里人不多,可以悠闲地吃个早餐或者下午茶,撸一把店主的胖猫。有个山顶的咖啡馆在一个院子里,隔壁的一家人正在收拾处理掉家里陈年的旧家私,老人家不赶时间,我们坐了半晌,他们也没清理出几件东西,有些挑挑拣拣,洗晒干净,可能还能拿回去接着用,有些就交给收破烂的人。院里的大树已经发芽了,人的屋子也要像它一样,辞旧迎新。

在北京家附近,也有一家开在小区院里的咖啡馆,有 Brunch 和西式轻正餐。北京城里马路上常像有妖怪出没似得喧闹,横冲直撞的外卖电动车,鸣着笛的汽车与轰轰隆隆过马路的人群和从三里屯方向走向团结湖地铁站的兴奋过度的人群。但在这开了咖啡馆的小院子里,无论早晚坐下来点一杯咖啡,复杂的心情总能清净。后来,在青岛喝着咖啡的时候,便想起了这种场景和对比。

一年过的真快。

青岛

青岛

青岛

海洋大学鱼山校区

海洋大学鱼山校区

海洋大学鱼山校区

海洋大学鱼山校区

海洋大学鱼山校区

海洋大学鱼山校区

大学路,青岛

海洋大学鱼山校区

Leica M4-P, Summicron 35mm V4, Tri-X 400, D-76

又是一年春节,在深圳的过年,没有安排任何旅行。没有舟车劳顿,在熟悉的地方招待亲朋好友,春节过得轻松自在。

年前跟朋友一起去了一趟日本关西,短暂的旅行,在大阪待了三天半。寒冬到关西,避开了樱花季、红叶季的人流,匆匆看过奈良和京都。

上之乡

关西机场与大阪城隔海相望,从机场乘坐JR穿过长长的跨海大桥,大家站在车门的玻璃窗前,感受着透过玻璃照进来的夕阳与无处不在的清新的海风,朋友大声念着车厢里的广告,那些夹杂着的中文结合广告里的图片,也能让人理解个七七八八。

住处在机场附近的上之乡,一个几乎被淹没在一望无际的稻田和日式别墅里的小镇。列车缓缓驶入日根野站,从和歌山县到大阪的路上都是这样的乡镇,上之乡实在没有什么特色。也正因为镇子的一切与想象中的日本的马路、房子、穿短裙的女生都不太一样,它更显的平凡、真实。

上之乡 JR

记忆就是这么奇怪,一些反复在脑海中想象的场景真正遇见时反而不会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但平凡的细致的小事却总能不断想起,就像JR车厢里招聘药剂师的广告,就像日根野车站门前的7-11便利店。
这里的7-11与国内到处可见的并无大差,但店里的关东煮和炸物,足够我们打发等待客栈老板的时间。

车站外斑马线前独有的布谷鸟鸣——后来才知道,这些红绿灯的提示音就像7-11里标准的快餐食物一样遍布日本——快慢不一的鸟叫声像一群小鸟站在头顶的电线杆上,不紧不慢地提醒你可以过马路了,明明要快步走过斑马线,却停下脚步慢慢聆听这些悦耳的鸟鸣。

上之乡,大阪

上之乡,大阪

继续阅读

目录

1. 伏尔塔瓦河漫游(1)——阿尔卑斯&旅行攻略
2. 伏尔塔瓦河漫游(2)——伏尔塔瓦
3. 伏尔塔瓦河漫游(3)——易北河畔
4. 伏尔塔瓦河漫游(4)–巴伐利亚

短短几天,从南向北,在奥地利、捷克、萨克森绕了一个小圈后,又回到了巴伐利亚州。

拜罗伊特

拜罗伊特(Bayreuth)在巴伐利亚东北部,这一个在德国中部的大农村里完全不起眼的小镇。如果不是瓦格纳和侯爵歌剧院,恐怕不会有多少人知道这个镇子,但也正因为如此,小镇是歌剧爱好者心目中的圣地;除了音乐,穿过小镇的罗特美茵河(Rotor Mein)在不远处汇入德国最美的美茵河,几乎与瓦格纳同时来到这里的是河边的 Maisel 啤酒厂,这座闻名巴伐利亚的啤酒厂见证了小镇的历史。

继续阅读

目录

1. 伏尔塔瓦河漫游(1)——阿尔卑斯&旅行攻略
2. 伏尔塔瓦河漫游(2)——伏尔塔瓦
3. 伏尔塔瓦河漫游(3)——易北河畔
4. 伏尔塔瓦河漫游(4)–巴伐利亚

易北河畔

10月1日,国庆节,星期四,虽然在德累斯顿星期几一点也不重要,但到了国庆,旅行就过了一半了。

正午阳光下,宝蓝色的易北河水波光粼粼。从酒店租好自行车,跨过易北河上的石桥,一会就把老城的皇宫、博物馆甩在了河西岸,大名鼎鼎的布吕尔平台下停满了游船,那是易北河畔上的佛罗伦萨,那是萨克森国王的德累斯顿。

易北河畔,德累斯顿

继续阅读

目录

1. 伏尔塔瓦河漫游(1)——阿尔卑斯&旅行攻略
2. 伏尔塔瓦河漫游(2)——伏尔塔瓦
3. 伏尔塔瓦河漫游(3)——易北河畔
4. 伏尔塔瓦河漫游(4)–巴伐利亚

2015年给自己规划一次长途旅行,去憧憬已久的中欧,窥探浪漫的文艺和秀美的湖山。

从巴伐利亚出发,在阿尔卑斯山麓,我们与德国第二高峰瓦茨曼山擦肩而过,马不停蹄前往奥地利的湖区,纯净的高原湖泊风景如画。离开奥地利进入波西米亚,踏着音乐的旋律沿着伏尔塔瓦河顺流而下,蒂恩,塔博尔,布拉格。伏尔塔瓦河继续往北汇入易北河,我们停在布拉格不舍得离开。易北河上的德累斯顿是回到德国的第一站,它也是此行最喜欢的地方。马已疲,人也已乏,回到巴伐利亚的小镇子里,啤酒烤肉,秋风落叶,整理这些天的思绪,慢慢有了这篇游记。

虽然旅程行将结束,只要闭目冥想一下伏尔塔瓦河畔的蒂恩小镇,德累斯顿的单车漫游,便顿觉天朗气清,和风舒畅。

Roadmap

继续阅读

第一次听说黔东南还是在五年前的大三暑假,在去北京实习前有几天假期打算外出走走。它是贵州、湖南、广西三省交界,广博的山川间,许多苗族、侗族人世世代代生活在那里。当时贵州的旅游业还不像今天这般热闹,贵广高铁也不敢想象,最后偷懒地选择了三亚休闲游。这些年国家铁路的发展让铁迷们心动不已,贵广高铁的开通终于能让我圆了心中对黔东南的向往。

临行前,《中国国家地理》5月刚好刊出了侗寨鼓楼的文章,读着文章,更想乘上高铁上穿过珠三角的闹市和桂林的山水,一探千年侗寨的究竟。端午假期的前一天,我们一行六人从深圳出发,经过广深、贵广高铁,约五小时车程来到从江。

贵州的侗族主要生活在榕江、从江和黎平,贵广高铁穿过了侗族的聚居区,在榕江和从江都设了站。从江站设在从江县城和黎平县城之间,各有三四十公里路,但却十分靠近肇兴侗寨。

临近夏至,晚上7点天还十分明亮,雨后的傍晚比深圳凉爽许多。从高铁从江站到肇兴只有10分钟车程,与苗寨西江、周庄古镇一样,肇兴两年前经过一次巨大的翻修后,变成了半原生态半开发的旅游景区,刚离开火车站不久的马路上就是景区大门,门票是少不了的,若想逃票步行进入,要开车绕不少距离。但这也是游览侗寨最方便的落脚点,商业化让这里有许多条件尚好的客栈和餐厅,也是大多数游览黎平侗寨的游客的中转站。

侗寨大多建在山谷间或山脊上,每个寨子里最大的广场上会修一座鼓楼,作为全族人集会、议事、娱乐场所。鼓楼其实是汉语名称,侗族人称之为“堂瓦”,意思是公共的屋子。一般一个侗寨里只居住一个家族,一个家族修建一座鼓楼。此行的目的地肇兴居住着五个族姓,巨大的寨子以五座鼓楼为中性向周围延伸,大片的吊脚楼里是近千户侗族人家。

最早在肇兴定居的是陆姓人,至今仍是肇兴人仍以这个族姓为主。在高铁站接我们的师傅,以及接下来遇到的几位当地师傅都是这个族姓的。由于迁移到此的时间先后,肇兴的陆姓人分成了五个寨子,包括仁、义、礼、信和智。由于地缘关系,政府又将他们划分成三个行政村,上寨村包括仁团与义团,中寨村仅有礼团,肇兴村包括信团与智团。

肇兴侗寨

继续阅读

Sizu扭着屁股跟着主人去村子里遛弯,Frans耐心地等着它,11岁对于小狗已经是老年,这日惹的乡间就是它最幸福的归宿。工作忙碌的人总想逃离自己的城市,逃出一成不变的生活。日惹就是这样的情节下,随性选择的目的地。南半球,爪哇岛,并不出名的小城。

到日惹是凌晨5点,早班的飞机坐满了,不少外国游客。从国内到日惹只能经雅加达、吉隆坡或新加坡转机,其中雅加达离日惹最近,航班也最多。日惹日出很早,刚上飞机天就亮了。在这之前已经经过了5个小时的飞行和7个小时的等待,人已经很疲倦,一个小时的飞行途中睡得很香。总说生活很累,却又总在累。总说不想,却又总是在折腾。

继续阅读

广州与德黑兰有四个半小时的时差,经过一夜的飞行,降落时已经天亮,同机的人都疲惫不堪。

近几年,由于种种原因,伊斯兰世界在国人心目中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偏见,大多数家人、朋友在得知我们蜜月旅行的目的地是伊朗后,都询问我们那里安全么,是不是在打仗,是不是有恐怖分子?

从德黑兰返回广州的飞机上下来,熟悉而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难掩心中的失落,现实中的种种一下变得清晰。

伊朗人是我所听过、遇到过的最友善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能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地对生活的感恩,对陌生人的热情,对外面的世界的好奇。在伊朗的每一天,我们都被伊朗人的无私所感动,每一天,都有无数细节值得记忆。

14年国庆,我们在伊朗经历了一场不平凡的蜜月旅行。

继续阅读

一个不经意的 Gap,虽然长假刚从伊朗回来,还是忍不住又去马来西亚转了一圈,目的地只有槟城。

槟城在马来的西边,相比马六甲海峡上著名的新加坡,马六甲,兰卡威,这个安静的小岛并不那么出名。这里还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槟榔屿,这里也是《南海姑娘》里的那座小城。

跨过南中国海,从香港飞到槟城需要 4 个小时。飞机延着越南的海岸线飞行,从波光闪闪的海滩到星星点点的城市,天黑后不久,飞机在槟城降落。槟城机场在岛的南边,大部分游客都会选择住在北边的小镇 George Town 的世界文化遗产区里。

继续阅读